白蕾
    http://blei.artron.net/
    白蕾
    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;... 2004..
    先后担任电视、人文纪录片的编辑、... 2006-至今..
   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;完成自... 2011..
    6月,实验影像作品《冻》参与《开仓... 2012..
    11月,作品《Ask Yourself》(自问... 2014..
    艺术家亲自认证,二唯码身份;真迹、赝品,一键便知标识
    艺术家作品随时查阅,图文资产随时调用
     
      搜索:
     
    to be or not to be——白蕾自述
     
    作者:白蕾 发布时间: 2015-07-02 15:21:17
     
     

      人自降生伊始,就要从吃奶的小动物慢慢学会成为世界的一个构成,开始一场自然人向社会人的过渡,出生后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外在环境的有意而为,阻碍时时出现,但钉子和砖块踩平就是道路。


      天性玲珑者,活络多端,年少时就能自如应对各色人等,不着痕迹地实现目的。天性大智者,拽就拽在奇绝,将一件事做得登峰造极无人可比,其他方面即便缺斤短两得不成样子也无伤其天才的大名。


      而天性如我,两样都不彻底。


      每日除了佯装正确地衣食住行待人接物,脑子里却不断做着白日梦或黑夜梦,走神是自幼上课的最大消遣。面临强加的改造时,逃避是唯一的路径,即便只是意识上的。小的时候不爱吃饭,喜欢在宴席上钻桌子,掀开白色的桌布一猫腰就是我的小世界,看着桌下大人的腿,感到他们愚蠢至极。


      后来到了自己也需要坐在桌上人模狗样的时日,知道躲不是长久之计,人终究得长大,敝帚自珍般呵护着自我长到如今的年纪,所谓“人事”也长进了不少,但依然满心期盼着有个幽闭的所在能钻进去和自己呆一会儿。


      对人而言,世界有两个,外化的世界无穷大,宝藏和垃圾场并存,欲望的胃口再大也消化不下那些纷繁壮阔鸡飞狗跳,更何况,“日光之下并无新事”。


      另一个世界仅仅存于头脑,小于西瓜却大于宇宙,你要带着里面承载的所有记忆和想象度过完一生。


      我的脑子里每天有个勤快的机器抛洒着碎片,它们来自过去,见闻,记忆或者是一个奇怪的潜意识念头。它们让我快乐,也让我焦虑。这个机器永不停歇,醒时,碎片被清醒照得模糊暧昧,仅仅透过一个细微的表情或者肌肉的跳动外化出他们的存在。只有睡眠时,它们是最活跃最令人惊奇的,对的,梦境,是最不可思议夜场电影,我经常在清晨起床后沉浸在梦的情绪里无法自拔,就像走出电影院时的失魂落魄,总是感叹如果我的梦都能录下来就可以直接剪辑成片了。


      它们是从哪儿来的?是我的创造,还是创造了我?是潜意识?能意识到的都不算潜意识?它们折射出来的真的是我?梦就不是另外一个现实?你到底是在抗争,还是在接受?但是,这些问题重要吗?


      但是碎片是的确存在的,我必须钻进碎片的坑谷,就像《暗店街》的主人公那样,翻拣出一条破碎的线索,拼装重建,在幽暗孤独中找回自己的样貌,然后尽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本分,制造出来,作为献给外在世界的礼物。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艺术家提供)